传媒教育网

 找回密码
 实名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做个试验
查看: 91|回复: 0

记者,不再正经写新闻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9 15:11: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姜宗俊  


作为曾经的一名优秀记者,俊哥原本不想写这个话题,但是一位政界的朋友给俊哥推介了一篇文章,看了后决定捋一捋。
这篇文章的标题是《媒体,再也没钱请开发商吃饭了》。光看到这个标题,就知道这是个爆款。按照最近几年阅读网上新闻养成的习惯,首先往文尾扒拉了一下,发现确实是10万+。
现在人们看新闻,看新闻内容的时间很少,看评论的很多。因为评论实在是太精彩了,各种说法各种观点异彩纷呈,看得过瘾。
这篇文章也是,姑且截屏几个评论再说吧。



5fe1a5cc5fa0f0a268899431c89177f.jpg 5687e0ce7e9869d46d5f78094ace4f5.jpg


看了吧,这些评论都够犀利的吧。
不管吃瓜群众怎么吵,媒体大不如前的现状确实存在。
而这篇文章描述了媒体与开发商关系的反转,确实存在。
前段时间俊哥就受邀去参加一个楼市活动,发现去的传统媒体凤毛麟角,90%以上的都是房产类媒体。
即使是房产类媒体,大家也是一肚子委屈。其中一个朋友就把同行召集在一起,说不能再妥协下去了,妥协下去了就是死路一条。
为啥呢?因为楼盘每次开盘或者做活动,都邀请这些媒体去捧场,可房产商又不与他们签订年度合同,甚至半年合同都木有。用得着的时候呼之即来,用不着的时候就没了音信。
这种状况,从2016年开始就出现端倪了,到了2017年、2018年越演越烈,到了2019年真的太普遍了。
俊哥2016年曾做了一段时间媒体房地产业务的主管,对这种现象深有体会。那时俊哥已经做了18年新闻,突然被安排去做房地产业务,确实很不适应。
不适应的是,以前房产商为了上广告互不相让,媒体广告主管那是幸福的烦恼,反复协调版面及关系,甚至加版出特刊。可到了俊哥去做的时候,房地产商变成了大爷,你要有收入,就要低头。
俊哥初上任时,曾经受邀与一位开发商营销部门负责人面谈。对方说,你自己写方案也行,安排人写方案也好,但方案中要体现这样几个数据:点击率多少、到访营销中心人数达到多少、客户转换率达到多少,这个方案的这几个数据觉得可行,就投放多少广告!
“去你个大爷的,我们媒体都把你们营销中心的活干了,还要你们干啥?!”当时俊哥心中奔腾了无数个草泥马,但还是很有礼节的与他拜拜了。以后每次选择客户,一定是选择有共同认知的,能够达成共识的去合作。
转眼间已离开这个行当快3年了,没想到这样的状况是越演越烈,这些媒体同行受尽了各种委屈,依然坚守真的太不容易了。
这不禁又让俊哥联想起以前从事新闻实战工作时的情景。
夜班当编辑时也经常接到指令,某某开发商的负面稿子不能发。可那时毕竟还是有新闻理想的人,也会争论一下,甚至顶着压力去发布。
当时编辑部开会,不会邀约广告部旁听,因为他们就是刺探情报的,会把舆论监督的信息反馈给客户,客户就会找上门公关。
后来随着经济收入的下滑,广告收入的重要性日益凸显,广告部旁听编前会成为惯例。但值班老总有个办法,会上各部门报当天新闻选题时,只报正面的新闻,负面的新闻压着不报,待广告部人员撤退后,相关部室主任再单独给值班老总汇报。
再再后来,广告部人员旁听时不报,旁听后新闻部门也不报了。为啥呢?因为报了也是白报,报了也很难发表。
于是,记者再也不正经去写新闻了,舆论监督也就变成了舆论没人监督了。这种自我阉割的做法,让媒体如一个被拔掉了牙齿的老虎,表面很光鲜,实际很脆弱。那些抱有新闻理想的记者,一个个都选择离开了。
这种溃败,不只是表现在开发商的新闻上。因为开发商以前投入太大,出的事也太多,所以成为焦点。这次新城控股老总王振华性侵女童事件,新民晚报发了消息,立马被删。同为上海媒体的澎湃新闻,发了新闻也是秒删。人们就在质疑,是谁给这些人删稿的权利?
好在现在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媒体的稿件即使删了,在互联网上也会被留下痕迹。人民日报发布的“三问”,让这件事情又被全国人民有了知晓此事真相的机会。
媒体是社会的良心,公众媒体特别是主流媒体更是起到引导舆论的重大作用。但是这些年来,经济利益至上,媒体记者真正用心去做新闻的人越来越少了。不是记者不愿意用心去做新闻,是因为很多做新闻的部门就被裁掉了。
以前很多媒体都有机动部,就是做重大突发事件、舆论监督及深度调查报道的,这些记者最能吃苦、最能战斗,也写出最受广大百姓欢迎的稿件。俊哥2004年起就干了几年这样的活。
俊哥揭露过莆田系医院祸害患者的丑闻,结果还被人找来黑社会殴打。
俊哥揭露过公安局院内抢劫嫌犯戴着脚镣手铐逃走、医院院长之子捅死出租车司机等丑闻,结果在采访现场被当地公安局局长威胁破坏现场要戴手铐。
俊哥揭露过一个骗子诈骗湖北山西两地政府、骗七个女子和他一起生活的事实,把他送进牢狱。
俊哥跨省报道揭露河南一公安机关制造冤假错案让真正的杀人犯漏网......
自己被殴打、被威胁,依然往前冲,去挖掘去报道新闻。那是因为当时的媒体单位领导还很硬气,很支持一线记者去做好新闻,去担当正义。
可是随着经济大潮的不断跃进,经济的话语权越来越大,导致一些媒体领导乐于当睁眼瞎。眼中只盯着自己的乌纱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不出现事情,成为他们的最高追求。而处在第一线的记者,没有了弹药支持,还要防止来自背后的暗箭,于是也学会了明哲保身。
尽管主管部门三令五申不能给记者下任务拉广告搞创收,但实际上现在哪个记者不是经济创收的落实者?当左手拿着别人的钱,你右手能挥起批评的剑吗?即使你不愿意沾钱,当你举剑欲刺的时候,你的领导、你的同事已经把你团团围住,或者已经一个电话就把你所有的努力一笔勾销的时候,你还愿意去做吗?
当记者不再一本正经的去写新闻时,当记者被鼓励去写公关软文时,媒体的影响力、知名度及公信力,自然就大打折扣。
当媒体没有了尊严和公信力,有作为有想法的媒体人,自然就会选择离开或者转行!当能写新闻会写新闻的人都不在新闻岗位上了,你还指望有人正经的去写新闻吗?


来源:微信公众号“襄阳名流汇 ”

编辑:马晓晴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实名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掌上论坛|小黑屋|传媒教育网 ( 蜀ICP备13012090号

Copyright 2013 小马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6-2022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