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教育网

 找回密码
 实名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做个试验
查看: 4786|回复: 5

新闻学&传播学研究名刊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4-2 23:26: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关注新闻学&传播学最新动态
1. 《哥伦比亚新闻评论》(美国-双月刊)Columbia journalism review
主页是当前文章,但同时提供近3年的全部期刊内容,并可以检索;
可供选择的第二个网址可以看到1994年至今的文章
www.cjr.org/
http://findarticles.com/p/articles/mi_qa3613

2. 《美国新闻学评论》(美国-双月刊)American journalism review
该刊物涉及出版物、电视、电台和网络媒体的所有方面,以新闻分析与评论为主。
http://www.ajr.org/

3. 《在线新闻评论》(Online Journalism Review)关于新媒体研究的一本杂志
http://www.ojr.org/

4. 《编辑与出版商》(美国-月刊)Editor &Publisher:
America's Oldest Journal Covering the Newspaper Industry
  Editor & Publisher is the authoritative weekly magazine covering the newspaper industry in North America. The magazine dates back to 1884, when The Journalist, a weekly, was founded. E&P was launched in 1901 and merged with The Journalist in 1907. E&P later acquired Newspaperdom, a trade journal for the newspaper industry that started in 1892.

5. 《新闻学与传播学专论》(美国)Journalism and communication monographs
(also known as: Journalism & communication monographs)—Columbia, SC : Association for Education in Journalism and Mass Communication, c1999-—ISSN: 1522-6379


6. 新闻与大众传播教育者》(美国-季刊)Journalism and mass communication educator
(also known as: Journalism & mass communication educator, Educator, Journalism educator) —Columbia, SC : Association for Education in Journalism and Mass Communication in cooperation with the Association of Schools of Journalism and Mass Communication, c1995-—ISSN: 1077-6958
美国教育协会和新闻与大众传播学院协会合作出版发行的季刊
http://www.aejmc.org/JMCEfolder05/JMCE/back_iss.html

7.  新闻学与大众传播季刊》(美国-季刊)Journalism and mass communication quarterly
(also known as: Journalism & mass communication quarterly, J & MCQ, JMCQ)—Columbia, SC : Association for Education in Journalism and Mass Communication, c1995-—ISSN: 1077-6990
http://www.aejmc.org/pubs/


8.  《E时代记者》(澳大利亚)EJournalist
— (also known as: Refereed media journal)—Australia : Faculty of Informatics and Commnication, Central Queensland University, 2001- http://www.ejournalism.au.com/ejournalist_v1n1.htm

9. 《哈佛国际新闻与政治期刊》(美国-季刊)Harvard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ress/politics — (also known as: Press politics)—Cambridge, MA : MIT Press — ISSN: 1531-328X
http://hij.sagepub.com/

10. 《创新新闻学》(美国)Innovation journalism —Stanford, Calif. : Innovation Journalism, [2004]- — ISSN: 1549-9049
http://www.innovationjournalism.org/

11.《国际传播学学报》(英国-双月刊)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 gazette
London ; Thousand Oaks, Calif. : SAGE Publications, 2006- — ISSN: 1748-0485
http://gaz.sagepub.com/

12.《国际传播学期刊》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ommunication — (also known as: IJoC)—Los Angeles, CA : 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s Annenberg Center for Communication, 2007- — ISSN: 1932-8036
http://ijoc.org/

13.《国际新闻人》(美国-在线杂志)IPI global journalist —(also known as: Global journalist, International Press Institute global journalist)—Columbia, Mo. : International Press Institute
http://www.globaljournalist.org/web-content/index.html

14.《大众媒体伦理学杂志》(美国)Journal of Mass Media Ethics
The Journal of Mass Media Ethics is devoted to explorations of ethics problems and issues in the various fields of mass communication. Emphasis is placed on materials dealing with principles and reasoning in ethics, rather than anecdotes, orthodoxy, dogma and enforcement of codes.
致力于研究大众传播各个领域的伦理问题。
http://www.jmme.org/

15.《大众传播与社会》(美国)Mass communication & society
Communication & Society's mission is to publish articles from a wide variety of perspectives and approaches that advance mass communication theory, especially at the societal or macrosocial level. It draws heavily from many other disciplines, including sociology, psychology, anthropology, philosophy, law, and history. Methodologically, the journal employs qualitative and quantitative methods, ethnomethodology and survey research, ethnography and laboratory experiments, historical methods, and legal analysis.


16. 《报头》The Masthead(美国-季刊
[Washington] National Conference of Editorial Writers. — ISSN: 0025-5122
http://www.ncew.org/web/2005/06/the_masthead.aspx

17.《报纸研究学刊》(美国-季刊)Newspaper research journal
(also known as: NRJ)—[Memphis : Newspaper Division, Association for Education in Journalism and Mass Communication, — ISSN: 0739-5329
http://findarticles.com/p/articles/mi_qa3677

18.《尼曼报告》(美国-季刊)Nieman reports
Cambridge, Mass., Nieman Foundation at Harvard University. — ISSN: 0028-9817
http://www.nieman.harvard.edu/reports/contents.html

19.《新闻时代》(《出版时代》《媒介时代》)(美国-月刊)Presstime
(also known as: Press time)—[Reston, Va., American Newspaper Publishers Association] — ISSN: 0194-3243
http://www.naa.org/home/PressTime.aspx

20.《刺猬》、《鹅毛笔》(美国)The Quill
(also known as: Quill magazine)—[Chicago, etc., Society of Professional Journalists, Sigma Delta Chi] — ISSN: 0033-6475
美国新闻学术界的主要期刊之一
http://www.spj.org/quill.asp

21.《罗德斯新闻评论》(南非)Rhodes Journalism Review
Grahamstown, South Africa : Department of Journalism and Media Studies, Rhodes University.
  The Rhodes Journalism Review, established in 1990 and published by the School of Journalism and Media Studies at Rhodes University, is a specialist magazine for journalists in South Africa and Africa.
http://www.rjr.ru.ac.za/

22.《瑞尔森新闻评论》(加拿大)Ryerson review of journalism ——
[Toronto : School of Journalism, Ryerson Polytechnical Institute, 1984]- — ISSN: 0838-0651
The Ryerson Review of Journalism was launch in 1984 that is Canada's premier magazine of media criticism. It was named North America's best student magazine five times by the Association for Education in Journalism and Mass Communication, and has won the prestigious Rolling Stone college journalism award.
www.rrj.ca/

23.《新闻传媒业现状》(美国)The State of the news media 美国
(also known as: Journalism.org, Journalism.org--The state of the news media)—Washington, DC : Project for Excellence in Journalism, c2004-
http://www.stateofthenewsmedia.org/2007/index.asp

24.《加拿大传播学期刊》(加拿大)The Canadian Journal of Communication
It’s objective is to publish Canadian research and scholarship in the field of communication and journalism studies. The purview of the journal is the entire field of communication and journalism studies as practiced in Canada or with relevance to Canada.
www.cjc-online.ca/
 楼主| 发表于 2011-4-2 23:26:1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1-4-2 23:31:01 | 显示全部楼层
全球新闻传播学研究期刊(TOP 24)

根据世界新闻实验室(JournalismLab)的测评和统计,下面20新闻学、传播学研究名刊值得订阅和学习。
1. 《哥伦比亚新闻评论》(美国-双月刊)Columbia journalism review
主页是当前文章,但同时提供近3年的全部期刊内容,并可以检索;
可供选择的第三个网址可以看到1994年至今的文章
www.cjr.org/
www.cjrChinese.com


(中文版)
2. 《美国新闻学评论》(美国-双月刊)American journalism review
该刊物涉及出版物、电视、电台和网络媒体的所有方面,以新闻分析与评论为主。
3. 《在线新闻评论》(Online Journalism Review)关于新媒体研究的一本杂志
4. 《编辑与出版商》(美国-月刊)Editor &Publisher:
America's Oldest Journal Covering the Newspaper Industry
Editor & Publisher is the authoritative weekly magazine covering the newspaper industry in North America. The magazine dates back to 1884, when The Journalist, a weekly, was founded. E&P was launched in 1901 and merged with The Journalist in 1907. E&P later acquired Newspaperdom, a trade journal for the newspaper industry that started in 1892.
5. 新闻学与传播学专论》(美国)Journalism and communication monographs
(also known as: Journalism & communication monographs)—Columbia, SC : Association for Education in Journalism and Mass Communication, c1999-—ISSN: 1522-6379
6.《 新闻与大众传播教育者》(美国-季刊Journalism and mass communication educator
(also known as: Journalism & mass communication educator, Educator, Journalism educator) —Columbia, SC : Association for Education in Journalism and Mass Communication in cooperation with the Association of Schools of Journalism and Mass Communication, c1995-—ISSN: 1077-6958
美国教育协会和新闻与大众传播学院协会合作出版发行的季刊
http://www.aejmc.org/JMCEfolder05/JMCE/back_iss.html
7.  新闻学大众传播季刊》(美国-季刊Journalism and mass communication quarterly
(also known as: Journalism & mass communication quarterly, J & MCQ, JMCQ)—Columbia, SC : Association for Education in Journalism and Mass Communication, c1995-—ISSN: 1077-6990
8.  E时代记者》(澳大利亚)EJournalist
— (also known as: Refereed media journal)—Australia : Faculty of Informatics and Commnication, Central Queensland University, 2001- http://www.ejournalism.au.com/ejournalist_v1n1.htm
9. 《哈佛国际新闻与政治期刊》(美国-季刊Harvard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ress/politics — (also known as: Press politics)—Cambridge, MA : MIT Press — ISSN: 1531-328X
10. 《创新新闻学》(美国)Innovation journalism —Stanford, Calif. : Innovation Journalism, [2004]- — ISSN: 1549-9049
11.《国际传播学学报》(英国-双月刊)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 gazette
London ; Thousand Oaks, Calif. : SAGE Publications, 2006- — ISSN: 1748-0485
12.《国际传播学期刊》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ommunication — (also known as: IJoC)—Los Angeles, CA : 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s Annenberg Center for Communication, 2007- — ISSN: 1932-8036
13.《国际新闻人》(美国-在线杂志)IPI global journalist —(also known as: Global journalist, International Press Institute global journalist)—Columbia, Mo. : International Press Institute
14.《大众媒体伦理学杂志》(美国)Journal of Mass Media Ethics
The Journal of Mass Media Ethics is devoted to explorations of ethics problems and issues in the various fields of mass communication. Emphasis is placed on materials dealing with principles and reasoning in ethics, rather than anecdotes, orthodoxy, dogma and enforcement of codes.
致力于研究大众传播各个领域的伦理问题。
15.大众传播与社会》(美国)Mass communication & society
Communication & Society's mission is to publish articles from a wide variety of perspectives and approaches that advance mass communication theory, especially at the societal or macrosocial level. It draws heavily from many other disciplines, including sociology, psychology, anthropology, philosophy, law, and history. Methodologically, the journal employs qualitative and quantitative methods, ethnomethodology and survey research, ethnography and laboratory experiments, historical methods, and legal analysis.
16. 《报头》The Masthead(美国-季刊
[Washington] National Conference of Editorial Writers. — ISSN: 0025-5122
17.《报纸研究学刊》(美国-季刊Newspaper research journal
(also known as: NRJ)—[Memphis : Newspaper Division, Association for Education in Journalism and Mass Communication, — ISSN: 0739-5329
18.《尼曼报告》(美国-季刊Nieman reports
Cambridge, Mass., Nieman Foundation at Harvard University. — ISSN: 0028-9817
19.《新闻时代》(《出版时代》《媒介时代》)(美国-月刊)Presstime
(also known as: Press time)—[Reston, Va., American Newspaper Publishers Association] — ISSN: 0194-3243
20.《刺猬》、《鹅毛笔》(美国)The Quill
(also known as: Quill magazine)—[Chicago, etc., Society of Professional Journalists, Sigma Delta Chi] — ISSN: 0033-6475
美国新闻学术界的主要期刊之一
21.《罗德斯新闻评论》(南非)Rhodes Journalism Review
Grahamstown, South Africa : Department of Journalism and Media Studies, Rhodes University.
The Rhodes Journalism Review, established in 1990 and published by the School of Journalism and Media Studies at Rhodes University, is a specialist magazine for journalists in South Africa and Africa.
22.《瑞尔森新闻评论》(加拿大)Ryerson review of journalism ——[Toronto : School of Journalism, Ryerson Polytechnical Institute, 1984]- — ISSN: 0838-0651
The Ryerson Review of Journalism was launch in 1984 that is Canada's premier magazine of media criticism. It was named North America's best student magazine five times by the Association for Education in Journalism and Mass Communication, and has won the prestigious Rolling Stone college journalism award.
23.《新闻传媒业现状》(美国)The State of the news media 美国
(also known as: Journalism.org, Journalism.org--The state of the news media)—Washington, DC : Project for Excellence in Journalism, c2004-
24.《加拿大传播学期刊》(加拿大)The Canadian Journal of Communication
It’s objective is to publish Canadian research and scholarship in the field of communication and journalism studies. The purview of the journal is the entire field of communication and journalism studies as practiced in Canada or with relevance to Canada.
 楼主| 发表于 2011-4-2 23:31:58 | 显示全部楼层
   

2008年SSCI收录传播学科期刊50种
类别:SSCI核心期刊 来源:转载 作者:创建日期:2009-6-18 浏览次数:5111
2008年SSCI收录传播学科期刊50种


SOCIAL SCIENCES CITATION INDEX - COMMUNICATION
JOURNAL LIST
Total journals: 50

1. AUGMENTATIVE AND ALTERNATIVE COMMUNICATION 《增强与替代传播》英国
Quarterly
ISSN: 0743-4618
TAYLOR & FRANCIS LTD, 4 PARK SQUARE, MILTON PARK, ABINGDON, ENGLAND, OXON, OX14 4RN
2. COMMUNICATION MONOGRAPHS 《传播论丛》美国
Quarterly
ISSN: 0363-7751
ROUTLEDGE JOURNALS, TAYLOR & FRANCIS LTD, 4 PARK SQUARE, MILTON PARK, ABINGDON, ENGLAND, OXFORDSHIRE, OX14 4RN
3. COMMUNICATION RESEARCH 《传播研究》 美国
Bimonthly
ISSN: 0093-6502
SAGE PUBLICATIONS INC, 2455 TELLER RD, THOUSAND OAKS, USA, CA, 91320
4. COMMUNICATION THEORY 《传播理论》英国
Quarterly
ISSN: 1050-3293
BLACKWELL PUBLISHING, 9600 GARSINGTON RD, OXFORD, ENGLAND, OXON, OX4 2DQ
5. CRITICAL STUDIES IN MEDIA COMMUNICATION 《传媒评论研究》美国
Bimonthly
ISSN: 1529-5036
ROUTLEDGE JOURNALS, TAYLOR & FRANCIS LTD, 4 PARK SQUARE, MILTON PARK, ABINGDON, ENGLAND, OXFORDSHIRE, OX14 4RN
6. CYBERPSYCHOLOGY & BEHAVIOR 《计算机心理学与行为》美国
Bimonthly
ISSN: 1094-9313
MARY ANN LIEBERT INC, 140 HUGUENOT STREET, 3RD FL, NEW ROCHELLE, USA, NY, 10801
7. DISCOURSE & SOCIETY《舆论与社会》英国
Bimonthly
ISSN: 0957-9265
SAGE PUBLICATIONS LTD, 1 OLIVERS YARD, 55 CITY ROAD, LONDON, ENGLAND, EC1Y 1SP
8. DISCOURSE STUDIES 《论说研究》英国
Quarterly
ISSN: 1461-4456
SAGE PUBLICATIONS LTD, 1 OLIVERS YARD, 55 CITY ROAD, LONDON, ENGLAND, EC1Y 1SP
9. EUROPEAN JOURNAL OF COMMUNICATION 《欧洲传播杂志》英国
Quarterly
ISSN: 0267-3231
SAGE PUBLICATIONS LTD, 1 OLIVERS YARD, 55 CITY ROAD, LONDON, ENGLAND, EC1Y 1SP
10. HEALTH COMMUNICATION 《健康传播》美国
Quarterly
ISSN: 1041-0236
LAWRENCE ERLBAUM ASSOC INC-TAYLOR & FRANCIS, 325 CHESTNUT STREET, STE 800, PHILADELPHIA, USA, PA, 19106
11. HUMAN COMMUNICATION RESEARCH 《人类传播研究》英国
Quarterly
ISSN: 0360-3989
BLACKWELL PUBLISHING, 9600 GARSINGTON RD, OXFORD, ENGLAND, OXON, OX4 2DQ
12. IEEE TRANSACTIONS ON PROFESSIONAL COMMUNICATION 《IEEE专业传播汇刊》美国
Quarterly
ISSN: 0361-1434
IEEE-INST ELECTRICAL ELECTRONICS ENGINEERS INC, 445 HOES LANE, PISCATAWAY, USA, NJ, 08855
13. INTERACTION STUDIES 《交互作用研究》荷兰
Tri-annual
ISSN: 1572-0373
JOHN BENJAMINS B V PUBL, PO BOX 36224, AMSTERDAM, NETHERLANDS, 1020 ME
14.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DVERTISING 《国际广告杂志》英国
Quarterly
ISSN: 0265-0487
WORLD ADVERTISING RESEARCH CENTER, FARM RD, HENLEY-ON-THAMES, OXON, ENGLAND, OXFORDSHIRE, RG9 1EJ
15.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ONFLICT MANAGEMENT 《国际冲突管理杂志》英国
Quarterly
ISSN: 1044-4068
EMERALD GROUP PUBLISHING LIMITED, HOWARD HOUSE, WAGON LANE, BINGLEY, ENGLAND, W YORKSHIRE, BD16 1WA
16.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RESS-POLITICS 《哈佛国际新闻与政治杂志》 美国
Quarterly
ISSN: 1081-180X
SAGE PUBLICATIONS INC, 2455 TELLER RD, THOUSAND OAKS, USA, CA, 91320
17.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UBLIC OPINION RESEARCH 《国际公众舆论研究杂志》英国
Quarterly
ISSN: 0954-2892
OXFORD UNIV PRESS, GREAT CLARENDON ST, OXFORD, ENGLAND, OX2 6DP
18. JAVNOST-THE PUBLIC 斯洛文尼亚
Quarterly
ISSN: 1318-3222
EUROPEAN INST COMMUNICATION CULTURE, PO BOX 2511, LJUBLJANA, SLOVENIA, 1001
19. JOURNAL OF ADVERTISING 《广告杂志》美国
Quarterly
ISSN: 0091-3367
M E SHARPE INC, 80 BUSINESS PARK DR, ARMONK, USA, NY, 10504
20. JOURNAL OF ADVERTISING RESEARCH 《广告研究杂志》美国
Quarterly
ISSN: 0021-8499
ADVERTISING RESEARCH FOUNDATION, 432 PARK AVENUE SOUTH, 6TH FLOOR, NEW YORK, USA, NY, 10016
21. JOURNAL OF APPLIED COMMUNICATION RESEARCH 《应用传播研究杂志》美国
Quarterly
ISSN: 0090-9882
ROUTLEDGE JOURNALS, TAYLOR & FRANCIS LTD, 4 PARK SQUARE, MILTON PARK, ABINGDON, ENGLAND, OXFORDSHIRE, OX14 4RN
22. JOURNAL OF BROADCASTING & ELECTRONIC MEDIA 《广播与电子媒介杂志》美国
Quarterly
ISSN: 0883-8151
ROUTLEDGE JOURNALS, TAYLOR & FRANCIS LTD, 4 PARK SQUARE, MILTON PARK, ABINGDON, ENGLAND, OXFORDSHIRE, OX14 4RN
23. JOURNAL OF BUSINESS AND TECHNICAL COMMUNICATION 《商务与技术传播杂志》美国
Quarterly
ISSN: 1050-6519
SAGE PUBLICATIONS INC, 2455 TELLER RD, THOUSAND OAKS, USA, CA, 91320
24. JOURNAL OF COMMUNICATION 《传播杂志》英国
Quarterly
ISSN: 0021-9916
BLACKWELL PUBLISHING, 9600 GARSINGTON RD, OXFORD, ENGLAND, OXON, OX4 2DQ
25. JOURNAL OF COMPUTER-MEDIATED COMMUNICATION 《计算机媒介传播》以色列
Quarterly
ISSN: 1083-6101
BLACKWELL PUBLISHING, 9600 GARSINGTON RD, OXFORD, ENGLAND, OXON, OX4 2DQ
26. JOURNAL OF HEALTH COMMUNICATION 《健康传播杂志》美国
Quarterly
ISSN: 1081-0730
TAYLOR & FRANCIS INC, 325 CHESTNUT ST, SUITE 800, PHILADELPHIA, USA, PA, 19106
27. JOURNAL OF MEDIA ECONOMICS 《媒体经济学杂志》 美国
Quarterly
ISSN: 0899-7764
LAWRENCE ERLBAUM ASSOC INC-TAYLOR & FRANCIS, 325 CHESTNUT STREET, STE 800, PHILADELPHIA, USA, PA, 19106
28.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社会与人际关系杂志》英国
Bimonthly
ISSN: 0265-4075
SAGE PUBLICATIONS LTD, 1 OLIVERS YARD, 55 CITY ROAD, LONDON, ENGLAND, EC1Y 1SP
29. JOURNALISM & MASS COMMUNICATION QUARTERLY 《新闻学与大众传播季刊》美国
Quarterly
ISSN: 1077-6990
ASSOC EDUC JOURNALISM MASS COMMUNICATION, UNIV SOUTH CAROLINA COLLEGE OF JOURNALISM, COLUMBIA, USA, SC, 29208
30. LANGUAGE & COMMUNICATION 《语言与交流》英国
Quarterly
ISSN: 0271-5309
PERGAMON-ELSEVIER SCIENCE LTD, THE BOULEVARD, LANGFORD LANE, KIDLINGTON, OXFORD, ENGLAND, OX5 1GB
31. MANAGEMENT COMMUNICATION QUARTERLY 《管理传播季刊》美国
Quarterly
ISSN: 0893-3189
SAGE PUBLICATIONS INC, 2455 TELLER RD, THOUSAND OAKS, USA, CA, 91320
32. MEDIA CULTURE & SOCIETY 《大众媒介、文化与社会》英国
Bimonthly
ISSN: 0163-4437
SAGE PUBLICATIONS LTD, 1 OLIVERS YARD, 55 CITY ROAD, LONDON, ENGLAND, EC1Y 1SP
33. MEDIA INTERNATIONAL AUSTRALIA 《澳大利亚国际媒体》澳大利亚
Quarterly
ISSN: 1329-878X
UNIV QUEENSLAND PRESS, PO BOX 42, ST LUCIA, AUSTRALIA, QUEENSLAND, 4067
34. MEDIA PSYCHOLOGY 《媒介心理学》美国
Quarterly
ISSN: 1521-3269
LAWRENCE ERLBAUM ASSOC INC-TAYLOR & FRANCIS, 325 CHESTNUT STREET, STE 800, PHILADELPHIA, USA, PA, 19106
35. NARRATIVE INQUIRY 《记叙文探究》荷兰
Semiannual
ISSN: 1387-6740
JOHN BENJAMINS B V PUBL, PO BOX 36224, AMSTERDAM, NETHERLANDS, 1020 ME
36. NEW MEDIA & SOCIETY 《新媒体与社会》英国
Quarterly
ISSN: 1461-4448
SAGE PUBLICATIONS LTD, 1 OLIVERS YARD, 55 CITY ROAD, LONDON, ENGLAND, EC1Y 1SP
37. POLITICAL COMMUNICATION 《政治传播》英国
Quarterly
ISSN: 1058-4609
TAYLOR & FRANCIS INC, 325 CHESTNUT ST, SUITE 800, PHILADELPHIA, USA, PA, 19106
38. PUBLIC CULTURE 《公共文化》美国
Tri-annual
ISSN: 0899-2363
DUKE UNIV PRESS, 905 W MAIN ST, STE 18-B, DURHAM, USA, NC, 27701
39. PUBLIC OPINION QUARTERLY 《公共舆论季刊》 美国
Quarterly
ISSN: 0033-362X
OXFORD UNIV PRESS, GREAT CLARENDON ST, OXFORD, ENGLAND, OX2 6DP
40. PUBLIC RELATIONS REVIEW 《公共关系评论》美国
Bimonthly
ISSN: 0363-8111
ELSEVIER SCIENCE INC, 360 PARK AVE SOUTH, NEW YORK, USA, NY, 10010-1710
41. PUBLIC UNDERSTANDING OF SCIENCE 《科学的公众认识》英国
Quarterly
ISSN: 0963-6625
SAGE PUBLICATIONS LTD, 1 OLIVERS YARD, 55 CITY ROAD, LONDON, ENGLAND, EC1Y 1SP
42. QUARTERLY JOURNAL OF SPEECH 《演说季刊》 美国
Quarterly
ISSN: 0033-5630
ROUTLEDGE JOURNALS, TAYLOR & FRANCIS LTD, 4 PARK SQUARE, MILTON PARK, ABINGDON, ENGLAND, OXFORDSHIRE, OX14 4RN
43. RESEARCH ON LANGUAGE AND SOCIAL INTERACTION 《语言与社会应对研究》英国
Quarterly
ISSN: 0835-1813
ROUTLEDGE JOURNALS, TAYLOR & FRANCIS LTD, 4 PARK SQUARE, MILTON PARK, ABINGDON, ENGLAND, OXFORDSHIRE, OX14 4RN
44. SCIENCE COMMUNICATION 《科学传播》 美国
Quarterly
ISSN: 1075-5470
SAGE PUBLICATIONS INC, 2455 TELLER RD, THOUSAND OAKS, USA, CA, 91320
45. TECHNICAL COMMUNICATION 《技术传播》美国
Quarterly
ISSN: 0049-3155
SOC TECHNICAL COMMUNICATION, 901 NORTH STUART ST, STE 904, ARLINGTON, USA, VA, 22203
46. TELECOMMUNICATIONS POLICY 《电信政策》英国
Monthly
ISSN: 0308-5961
ELSEVIER SCI LTD, THE BOULEVARD, LANGFORD LANE, KIDLINGTON, OXFORD, ENGLAND, OXON, OX5 1GB
47. TEXT & TALK 《文字和语言》德国
Bimonthly
ISSN: 1860-7330
MOUTON DE GRUYTER, GENTHINER STRASSE 13, BERLIN, GERMANY, 10785
48. TIJDSCHRIFT VOOR COMMUNICATIEWETENSCHAP
Quarterly
ISSN: 1384-6930
UITGEVERIJ BOOM BV, PRINSENGRACHT 747-751, AMSTERDAM, NETHERLANDS, 1017 JX
49. TRANSLATOR 《翻译者》英国
Semiannual
ISSN: 1355-6509
ST JEROME PUBLISHING, 2 MAPLE ROAD, WEST, BROOKLANDS, MANCHESTER, ENGLAND, M23 9HH
50. WRITTEN COMMUNICATION 《书面传播》美国
Quarterly
ISSN: 0741-0883
SAGE PUBLICATIONS INC, 2455 TELLER RD, THOUSAND OAKS, USA, CA, 91320
 楼主| 发表于 2011-4-2 23:50:42 | 显示全部楼层
媒体伦理学的伊斯兰框架:问题与挑战
Dr.Mughees-uddin著   秦轩译  
Department of Mass Communication,Punjab University,Lahore,Pakistan
引言
媒体可以通过多种途径给社会带来负面影响而不会触犯法律--例如报道不准确的信
息,散布谎言,歪曲事实,持偏见态度,宣传鼓吹,偏袒,追求感官刺激,媚俗,
丧失品位,粗俗,平庸鄙陋,性别歧视,种族歧视,歧视同性恋,人身攻击,人格
损毁,欺骗,窥探个人隐私等等。
专业的新闻报道引发了大量伦理学问题。刻薄的犬儒主义者或许会说伦理学与新闻
报道之间"势不两立",那是他们认识浅薄。因为新闻报道恰恰被一系列本质上属于
伦理学的概念--自由,民主,真理,客观,诚实,隐私权--所包围,所以新闻工作
者(包括各种新闻组织的成员)并不总是能够使自己的行为和预期的立场相统一,
这恰恰证明而非抹杀了伦理学与新闻工作之间的关系,事实上伦理学根本无法从新
闻学中剥离开来。

一般的说,当代大众媒体的伦理体系植根于西方意识形态和哲学体系中。Coop(
1989)指出,所有大众媒体结构、活动及过程背后的主要动机都是追求销售额,并
受市场机制控制。 媒体伦理准则与舆论监督机制受到新闻工作者的忽视并非全无
道理,因为它们和主流的社会秩序及其深层的"个人利益至上"的原则彼此矛盾。
在这一点上,穆斯林国家的媒体与西方媒体并无甚差别。穆斯林苦于没有自己的原
则而不得不借用西方的新闻报道框架和限制新闻发布的标准。他们意识到有什么地
方是错的,但却找不到破绽,因为所有借来的标准都是相互支持的。  
本文力图描绘出多种原则以勾画出一个整体的伦理框架。因此,本文将概述现有的
伦理准则并根据穆斯林教的经典(古兰经、圣训)所提供的道德宗旨尝试性地导出
一个伊斯兰教的大众媒体伦理学观念。 本文还将这些道德宗旨纳入一个可操作的
伦理学准则加以研究,考察出现的论点、问题以及所遇到的挑战。
历史背景与文献回顾
早在15世纪到16世纪的欧洲,在新闻活动初期,关于新闻的正义,责任,自由和规
范的伦理学讨论就已经出现。 这些讨论关注两个问题:一是与新闻工作者职业培
训相关的职业伦理学;二是与新闻工作者职责相关的公众传播的伦理哲学。现代的
新闻职业伦理准则最早出现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初期,并被60余个国家沿用至今。
5 目前各国或地区的准则所确立的行为立场来自一些举世公认的概念,比如信息
的客观、全面、真实和自由。但在各自的准则中,这些概念总是阐释得不够清楚。
因此,这些准则在解释与说明方面很可能会发生意义重大的变革。  
几个非政府组织和政府间的组织做了许多努力去起草地区性或国际通用的伦理学准
则。其中以《新闻伦理学准则》为最早。它是在1926年于华盛顿召开的"泛美洲新
闻会议"上确定的。至 1950年10月,在纽约召开的《美洲国家新闻会议》上,它被
重申并被确立为"美洲国家新闻协会 "的信条。6联合国的"信息人员自由附属委员
会" 在1950年与1952年之间首次讨论了这个问题。1954年,联合国会员大会决定确
立一份国际通用的新闻伦理准则草案。这份草案被传送到各个信息业的组织及新闻
记者协会,以使他们能够将其作为工作的一个参考准则。另外,在1954年,国际新
闻记者联盟也讨论过新闻职业伦理学的问题。该联盟曾经在波尔多发表一份关于新
闻工作者职责的声明。1971年11月,6家欧洲的新闻工作者工会在慕尼黑发布《记
者的职责与权利声明 》。国际新闻工作者组织(IOJ)也渐渐不时地关心这些问题
并计划了一份关于职业伦理准则的草案。关心这些问题的还有拉美新闻工作者联盟
,他们虽然没有自己的准则,但也发布了一份《原则声明》,得到12个组织的赞同
。最后,到了1977年,在阿拉伯联盟的赞助下,一份适合阿拉伯新闻工作者的职业
伦理准则也准备完毕 。
虽然有了这些初步的准则,仍有很多新闻工作者和负责宣传事务的政府官员们持不
同态度。他们认为:在这个多元的世界里,各国新闻工作者的价值观念并不相同,
对新闻工作者职业的伦理使命的理解千差万别,因此精确地建立一个国际通用的伦
理原则几乎是不可能的。
另外,许多国家的媒体伦理准则中没有具体的款项是针对国际传播组织和外国新闻
工作者职责和义务的,即使某些国家设立了相关条款也没有能够实行。这或许可以
归咎为如下问题:这些准则基本上引用的都是描绘个人伦理道德的术语,规范信息
发布者与接受者个体之间的关系;所以这些准则忽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实--不论
是国家的或是国际通用的伦理准则,都是源于某个社会群体的整体需要,并将用来
约束社会群体中所有新闻工作者的职责。
"resident McBride 委员会"曾为研究媒体伦理准则举行专门会议。会议声明:"
假如某国家或地区的媒体伦理准则是由该国家或地区的新闻工作者自行制订并认可
的,那么这些准则就是有效的。 "为了更精确地指定每一项媒体伦理准则,这个关
于大众媒体的"声明"应当被赋予重要意义。麦克伯德主席委员会报告中的第八篇文
章说"专业的新闻组织、职业记者培训的参与者,大众媒体的工作人员,以及引导
他们确立职责与职业习惯的人,当他们指定伦理准则的时候,都应当对此项声明中
的原则予以重视。 "
在伊斯兰媒体伦理学的历史中 ,有关伊斯兰社会媒体角色与功能的讨论记录寥寥
无几,就伊斯兰新闻伦理学进行论述的学者也不过是Mughees(1980) 10,D.
Nsiddiqi(1991) 11和A.Siddiqi(1993) 12而已。1978年,世界穆斯林同盟在卡拉
奇召开首届亚洲穆斯林会议。会中提出,由于西方媒体在大众媒体中占据垄断地位
,并且敌视伊斯兰教和穆斯林世界,所以必须增进穆斯林记者与媒体工作人员之间
的同盟关系以和西方媒体相抗衡。在雅加达举办的另一次会议中(会议召开于
1981年9月,共有来自50个国家的250名穆斯林新闻工作者参加),与会代表签署了
一项关于媒体工作者的协议。协议重点强调了两个原则,其中包括所有穆斯林新闻
工作者的行为必须符合伊斯兰教宗旨。这些管理当进一步促使全体穆斯林信徒的伊
斯兰价值观念及伦理规范实现统一。
目前,穆斯林国家人口上亿,共有600余份日报、约1500份周报、1200种月刊及新
闻杂志,还有500种上下的各式穆斯林出版物,可是,穆斯林国家没有采取任何措
施控制媒体的信息来源及新闻传播渠道。迄今为止,伊斯兰国家仍旧找不出一份根
据伊斯兰教伦理规范确立的新闻伦理准则 。一些学者已经开始着手尝试建构一个
大众媒体伦理学的伊斯兰框架 ,但成果甚微,不足以建构一份适用于穆斯林新闻
工作者的伊斯兰伦理准则。 究其原因有三:其一,缺乏穆斯林政府的支持;其二
,穆斯林新闻工作者自身缺乏兴趣和热忱;其三,总体上缺乏穆斯林学者和社会上
的支持。穆斯林社会的某些伊斯兰杂志和报纸几乎根本无法证明自身与世俗媒体间
的本质差异。
伦理框架
在西方学术界,大多数媒体伦理学方面的论文都支持这样一个观点:伦理准则的目
的是约束整个社会所有新闻传播者的活动。但准则的指定者只能是社会中的某个新
闻记者个体或者个别媒体机构,而他们在制定准则时又必然遵循自己的标准,优先
考虑自身的需要,因此导致这些准则不可避免地带有局限性。在不同的准则制定者
眼里,"新闻、真实、客观、自由、知情权等观念",会因不同的环境、社会关系和
时代的影响而具有不同的内涵。大而言之,不同国家的伦理准则,也会因语言的差
异、文化的多元以及政体的差别而有所不同。
1948年联合国发布国际人权公约之后,UNESCO(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希望能够借助
"和平、自由"等人类共有且能被不同文化或政体接受的观念,达成一份《新世界信
息规则》。可以想象,这份条约的法则应当容纳伊斯兰媒体伦理观念。尽管
UNESCO花费很大努力以使这份伦理准则获得国际认可,但是由于这种努力直接威胁
到了自由市场经济的动力,导致英美两国领导的诸多西方国家一致地采取抵制态度
。因而可以说,即便在很多国家都指定了约束新闻记者的伦理准则,可实际上,大
众传播的过程仍旧取决于记者个人的视角--何事当以何种方式报道给公众,方是最
恰当的。乃至有人论述说: "有书面准则而无实效,有技术而无人伦,有空论而无
实体(实施)世界变幻不会波及个人,而个人伦理观念亦与对世界整体的认知脱节
"
为媒体伦理设计伊斯兰框架
伊斯兰认识论的基础是真主通过天启赋予人类认识世界的能力,并以人为认识的主
体。因此,虽然只有安拉才拥有对宇宙的绝对感知。但人类可以通过各种方式认识
宇宙--直接观察、感知、直觉、理性思考、精神感应、悟、神秘体验、或者间接的
认知(比如通过先知获得天启)。穆斯林获得知识的途径有观察、直接与思考等等
,而通过思考所获得的要比在神秘体验、悟 、或者天启中获得的精神感应更容易
与他人分享。不过,理性(思考)与天启并不矛盾,后者可以通过适当的推理,感
知、观察和悟获得。古兰经说:
"并启示他善恶者发誓;凡培养自己的性灵者必定成功;凡戕害自己的性灵者必定
失败。"(91: 8-10)
伊斯兰--完善的宗教
西方公众皆以西方的"宗教"尺度衡量伊斯兰教,故而产生许多偏见 。西方"宗教"
只是诸多社会意识形态之一种,而伊斯兰"教"的教条囊括了人类生活全部范畴,贯
通了极大极小各个层面的体验 ,这是绝大多数穆斯林的共识。对穆斯林而言,伊
斯兰教是完善的文明,正如古兰经(参见第五章)所规定的,是人生的指引者,是
生命的模式,无所不包的形式。以伊斯兰教规范看来,政治与伦理、政治与经济彼
此渗透,不该强行区分。伊斯兰教包容了完整的生命系统,因此,伊斯兰民族已经
为人活动的行为提供了蓝图,故而不必过多借助法律手段。伊斯兰教的法律中,有
关礼仪和个人伦理的法律很少,而关于社会规范的法律却非常庞大。
在西方,宗教属于公民个人问题,但在伊斯兰教社会,宗教是公众事务。仅以西方
媒体的评论中常用字眼"正统派""正统派信徒"而言,在伊斯兰文化里则找不到近义
词或同义词,因为与基督教不同,伊斯兰教国家全民皆是穆斯林,没有正统与世俗
之别。一般而言,每一名穆斯林都置身于伊斯兰"社会-宗教"伦理中,并依其形成
自己的行为规范。简言之,西方当代的伦理道德的本质变得越来越具社会性了,然
而在伊斯兰国家,伦理道德既有其社会性,也保留着宗教性质。  
伊斯兰教主张要认识主创造宇宙、创造人类及其他各种生命形式的目的。 安拉(
主)曾经派遣先知向人类解释他的根本法则,以使他们知道什么是主允许的,什么
是主不允许的。造物主为了公正和正义,期待他的一般创造物和特殊的也是最好的
创造物(人类)能够跟随先知的引导。

新闻观念
由于新闻工作者首要关注的是新闻的发布,他就必须在古兰经及圣训所确定的伦理
框架之内定义新闻,使其和伊斯兰伦理相一致,不仅如此,新闻工作者还要考虑新
闻的采集、编写与发布过程是否符合伊斯兰伦理框架。为了与当前的信息规则竞争
,应当提供相当的理论基础、论证及动力以保证伊斯兰伦理规则得到世界所有穆斯
林记者的认同。
在界定新闻概念和试图建立一个伊斯兰伦理准则之前,首先需讨论一下伊斯兰道德
体系。该体系的核心为"敬主独一"--安拉是至高无上的世界的主宰,唯一的神。
"敬主独一"还意味着宇宙中无所不在的完整、统一与协调,皆由安拉创造。不仅如
此,"敬主畏主"的信念同时诠释了全人类生存与创造的目的,并指引人类摆脱多神
崇拜的奴役,获得解放与自由。"信后世"驱使人们在今生遵从主,并成为一股精神
力量使人们遵从传统(ahadith)与先知穆罕默德生平事迹的指引。所以,在伊斯
兰社会主张新闻内容、发布目的以及新闻采集过程都必须符合社会责任感,使得新
闻的伊斯兰评判标准比其他标准更为实用有效。

阿拉伯语中表示"新闻"的词为"naba"或"khabar"。穆斯林文化中的新闻观念源于古
兰经,(参见"不要明知故犯地以伪乱真" 《古兰经》2:42),新闻涉及以无限时
空统一体为背景的广阔环境中的人物、事件、场景、及对象。因此,新闻的真实价
值则在穆斯林文化体系中显得格为重要乃至超越了新闻工作者的风格、能力、公正
与否以及新闻来源和报道过程等问题。新闻(常识或日常信息)如此重要,且能够
对不同的个人、团体或者社会阶层产生相反的影响,所以,新闻工作者必须持有强
烈的社会责任感,为整个社会服务,不偏袒社会中任一集团的利益。古兰经强调了
这一论点:
信道的人们啊!(如果一个恶人报告你们一个消息,)你们应当弄清楚真相,以免你
们无知地伤害他人,到头来悔恨自己的行为。(49:6)
大众媒体不得只怀疑新闻报道的基础;不得嘲弄别人,无论男女,或者不公正地诋
毁他们的名誉;不得任凭自己喜好,无目的的揭露报道;不得不负责任地高谈阔论
、制造谣言、揭示丑闻、讽刺批评、背后中伤、人身攻击。(参见《古兰经》
xl,11,12)
尤其重要的是,新闻的一个实用价值在于必须尽可能地为当事人提供有益的东西。
正如古兰经所说:
真主如此阐明真伪--至于渣滓则被冲走,至于有益于人的东西则留存在地面上。(
13:17)
媒体经常也会埋没真相。比如媒体对"拉诗迪 事件"真相的掩盖, ABC在"巴基斯坦
教法"、"伊朗苏丹穆斯林革命"问题上断章取义的报道行为等等,不胜枚举。西方
媒体的无知已经成为传统。这种传统甚至表现在他们对一些国家领导者如尼克松,
quayle 的不负责任的报道上,这些报道使得媒体人员也很难看清他们的"危害"。
而古兰经揭露了他们的伪善:
有人对他们说:"你们不要在地方上作恶"他们就说:"我们只是调解的人"(2:11


不说谎并不等同于讲真相。不论在日常生活中或是新闻活动中,人们皆可以保持沉
默、含糊其词、转移话题等手段避免说谎,如一家报纸可能不会报道那些不利于该
报所持观点的事实,因此,"不说谎"并非是一项完备的伦理准则。但话说回来大家
都明白,"讲真相"也并非没有问题,因为真相本身是无限的没有破绽的。在伊斯兰
社会,假设新闻工作者所报道的新闻符合古兰经及圣训,并且不会危害伊斯兰社会
或国家的和平与安全,则可判断该新闻为真实的。而且,如Mughees 所言,一个穆
斯林新闻工作者不该仅仅满足于依照普通的公正原则量体裁衣,编织新闻,却不明
白公正的基础。何为罪恶,何为公正理所当然地要以古兰经为准绳。 如古兰经所
云:
你们不要隐讳见证 谁隐讳见证 谁的心确是有罪的 真主是全知你们的行为的(
2:283)

 你们不要明知故犯地以伪乱真 隐讳真理(2:42) 

古兰经的另一个章节说:
信道的人们啊!你们当维护公道,当为真主而作证 ,即使不利于你们自身,和父
母和至亲。无论被证的人,富足的,还是贫穷的, 你们都应当秉公作证; 真主是
最宜于关切富翁和贫民的。你们不要顺从私欲,以致偏私。 如果你们歪曲事实,
或拒绝作证,那末,真主确是彻知你们的行为的。(4:135)
在另一个章节,安拉说:
当你们说话的时候,你们应当公平,即使你们所代证的是你们的亲戚;你们当履行
真主的盟约。(6:152)

事实重于天
对普通人和新闻工作者来说,僭言是一种罪。无论报道者或其他任一穆斯林,不宣
传他人的罪都是必需的。尽管教法已经强调了这一点,但今天这个原则仍被普遍忽
视。
不公正地谴责他人是不被允许的,不论此人是否是穆斯林。然而受害人有权利向公
众申诉并指责估计者。古兰经对此有清楚的规定。它说:
真主不喜爱(任何人)宣扬恶事,除非他是被人亏枉的。真主是全聪的,全知的。
(4:148)

公开冤屈如果有助于受害人则是被允许的,而且这当是报纸的一项重要工作。如果
一篇报道发表后会给社会带来不良影响,那么即使它是正确的,也不应发表。
安拉命令信徒们不要传播没有经过证实的新闻:
当安全或恐怖的消息到达他们的时候,他们就加以传播(4:83)
由于伊斯兰社会媒体的基本目的是为了扬善与教育人们向善,所以一个穆斯林新闻
工作者在劝人为善之前必须律己。
  你们怎么劝人为善 而忘却自身呢 (2:44)

穆斯林国家管理者无权审查和管制穆斯林媒体,因为伊斯兰教的框架法则及国家的
至高无上的权力归于真主,而不属于某个人间的国王或总统。
言论自由
言论自由并不意味着允许向信徒传播亵渎伊斯兰宗旨的事物和腐败的看法。虽然伊
斯兰教禁止使用强迫手段传播信仰,但同时也采取办法保护穆斯林免受外界对自己
自由的否定。
无论穆斯林社会还是非穆斯林社会都普遍地通过法令限制言论自由。不仅先进国家
与发展中国家之间存在着鸿沟,不同国家关注的问题也有所不同。一方面威胁国家
安全的暴动在发展中国家爆发的几率比先进国家要高的多,但是工业化国家的民主
化进程花费了较长的时间;另一方面,后者面临的色情问题也要比发展中国家严重
的多。
发展中国家制定了大量法律以使国家免于暴动、聚众造反的威胁,单一民族国家和
穆斯林社会却都没有投入等比例的力量维护社会的稳定,保障公民基本权利。由于
穆斯林的公民为了自我保护而实行自律,所以穆斯林社会的政府不必投入相当的精
力以努力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这或许部分地解释了为什么伊斯兰世界的单一民族
国家没有象西方国家的单一民族国家那样动摇穆斯林社会的根基。
责任感与知晓权
社会责任感是建立伊斯兰伦理原则中的引导性原则。长期以来西方媒体的社会责任
感源于"既利己又利人"的"兼顾式"个人主义。而伊斯兰社会责任感则源于"扬善弃
恶"或"守正禁恶"。这意味着任何个人和团体都要担负此项责任,尤其是报纸、广
播、电视和电影等社会或公众传播机构,它们要致力于使个人接受伊斯兰的宗旨以
与社会整体保持一致。在伊斯兰社会里,有很多机构尤其是大众传播渠道如清真寺
,唱经,主麻日聚礼前的"虎图白"(周五礼拜之前的讲演词),已经应用这种社会
责任感动员舆论和说服信徒努力工作为社会积善行,为自己的今世与来世积善行。
可是,在穆斯林世界,媒体似乎在扬恶弃善。媒体对"冲突、争论、混乱和丑闻"的
兴趣远高于对"和平、稳定、持续与道德一致"。因此,除非穆斯林世界的新闻工作
者接受这种社会责任感并以此为自己职责的基石,否则伊斯兰伦理准则就只能是海
市蜃楼。
Hamid Mawlana(1989) 为了解释穆斯林新闻工作者的职责,使其感受信主独一
的光芒,他指出,穆斯林记者及穆斯林大众媒体系统的职责在于:
毁灭神话。当代的神话包括"权力,进步,科学,发展,现代化,民主、成就和成
功"。他们所包装的人物不该被"超人化、神化"……在Tauwheed的宗旨下,另一个
传播的基本考虑(穆斯林新闻工作者的另一个重要职责)逐渐清晰:二元论、种族
主义、部落文明及家族优先权等思想结构的毁灭……二元论中的一种依照如下原则
,即长期的政教分离的观念。(pp141-142)

现代新闻业的基础是公众的知情权和无神论,它的兴趣根本在于现代银行业,因此
天然即是"反伊斯兰教"的。Schleifer(1986)与Mughees(1980) 二者曾令人信
服地论证了穆斯林媒体与现代媒体的区别。穆斯林媒体的宗旨是扬善弃恶,其以和
平、稳定与持续定义新闻,而非如现代媒体所关注的冲突、争论和混乱。穆斯林媒
体的新闻基础是责任感与道德一致,胜过对突发丑闻的兴趣。
应满足人民最基本的需求如知晓权和受教育权以免受强制、欺骗、谎言、控制、胁
迫和误导。甚至在宗教信仰中,古兰经说:"主不强迫人信道"穆罕默德(先知)有
使命向世人传达经典及恩泽如主所指示的那样(参见《古兰经》5:67,10:99)
主亦曾多次通过古兰经降示人们要运用逻辑与理性。古兰经灵活地运用了
"bayyinah"的涵义:证据、确认、澄清、阐明、解释。依照古兰经的阐释,主的使
者(包括穆罕默德)"应凭智慧和善言而劝人遵循主道,以最优美的态度与人辩论
"(参见《古兰经》16:125)……那么,与你相仇者,忽然间会变得亲如密友。(
参见《古兰经》41:34)
在伊斯兰社会,个人及制度的层面上,穆斯林文明通过限定人民的传播职责、义务
及社会责任以均衡他们的传播权利和自由。除自由外,人们普遍认为通过读、写、
言获得知识权力的权利是最基本的人权,不可剥夺,不应该存在武断专权的审查制
度。穆斯林社会的传播活动定义、构成并引导人类的存在,是人类的一种基本的核
心的活动。因此,它还是权力的组成部分和重要伙伴。
古兰经不允许人与人交流中存在以下行为:

辱骂他人
古兰经禁止捉弄他人:
信道的人们啊!你们中的男子,不要互相嘲笑;被嘲笑者,或许胜于嘲笑者。你们
中的女子,也不要互相嘲笑;被嘲笑者,或许胜于嘲笑者。你们不要互相诽谤,不
要以诨名相称(49:11.)
这本是通常的必备条件,之所以没有实行,是因为"骂人"者是一个善于在观众面前
表现出自身能力的专栏作家。
侵犯隐私
隐私权神圣不可侵犯(即使记者也不可侵犯)。安拉的法律公平地施用于每个人,
不论其是公主或是乞丐,因为古兰经告诉我们:
信道的人们啊!你们不要进他人的家去,直到你们请求许可, 并向主人祝安。这
对于你们是更高尚的,(真主这样指导你们),以便你们能记取教诲。(24:27)


为了求善,穆斯林尤其是新闻记者,不允许窥探或无端猜忌、诽谤、谣传、骂人。
伊斯兰有强大而严格的评价传统以肯定新闻的原始资料、资料获得的渠道、证据及
证词的文件以及其他可能出现在新闻文本中的事物,并对其给予公正报道。 古兰
经说:
信道的人们啊!你们应当远离许多猜疑;有些猜疑,确是罪过。你们不要互相侦探
(49:12)

娱乐、色情、感官刺激
当大众媒体上演娱乐或其他类型的节目时,他们必须注意穆斯林团体的身份并注重
自己的职责。
"敬主独一"(虔诚)是建立伊斯兰媒体伦理准则的另一个基础。事实上,"敬主独一
"的意义要高于"虔诚",它提高人自身的道德、精神及哲学素质,使个人能够克制
过分的物质欲望。
Pasha(1939) 认为:穆斯林社会的大众媒体在播放娱乐节目或充当社会化服务角
色的时候当遵从如下原则:首先是主的界定:主已界定了不能逾越亦不该接近的法
度。因此,媒体的娱乐节目当维持在主许可的尺度之内。他(1990) 又提出"宣传
与进行……被确定为淫秽、下流、不体面的节目内容。"这意味着当穆斯林世界的
媒体追求娱乐性或其他相关目的的时候,其必须避免沦为传播色情的工具。
一般而言,大众媒体当肩负社会守望者的责任,充当提供"ma'ruf"(适合穆斯林的
事物)信息的哨兵,识别并反对"munkar"(亵渎穆斯林的事物)。大众媒体还必须
建立并自觉地遵循穆斯林文明宗旨的法律--什么是大众媒体应该容许的,何时,如
何报道;什么是大众媒体不该容许的,不该容许的时间。
网络采取欺骗与无耻的带有性诱惑的演出手段以长期获取大量的广告收入。伊斯兰
把这看作是社会对主与审判之日信仰的沦丧,其所作所为等同于自欺欺人,已受到
主的惩罚。西方(部分的)媒体沉迷于通奸、乱伦、同性恋、吸毒与酗酒,不能自
拔。情欲快感与顾客至上的原则在这个社会里毫无限度。而古兰经公正合理的限制
则比其高妙的多:
不要挥霍(17:26)
在古兰经的另一个章节,安拉(主)说:
你们不要临近明显的和隐微的丑事(6:151)
媒体为了谋求商业利益毫不犹豫地炒作新闻,因而总是关注丑闻与人身攻击:
凡爱在信士之间传播丑事的人,在今世和后世,必受痛苦的刑罚。 真主知道,你
们却不知道。(24:19)

一旦开始,媒体必将自食其果,并殃及无辜者。
本着这个原则,普利策使纽约《世界报》的发行量在三年之内从15000份升至
250000份,位居当时世界之首。他是如何做到的?经过一系列的成长与战役之后,
普列策重新确立了轰动效应与理想主义的模式。据不列颠百科全书记载,他致力于
不惜任何代价地维持报纸的品位,为市民服务,即使这意味着新闻真相被掩饰。《
便士报》与小报也以同样手段获得商业的空前成功。
原则性的合作与竞争
穆斯林主义抵制任何以种族、性别、国家或根于"jhili"(原始的,史前的)派别
偏见。它要求人们"为正义和敬畏而互助,不要为罪恶和横暴而互助"(5:2)这样
就限制了媒体使其不会给穆斯林带来危害--大众媒体应当充当社会服务者的角色,
成为政府或其他精英力量的批评者与记录者。

穆斯林专家学者面临的挑战
关于当代大众媒体伦理准则的讨论总体上都围绕一个问题:谁该拥有执行这套伦理
准则的权力,政府、媒体机构还是普通的新闻工作者?依照伊斯兰的观点,这个权
力归属于我们所信赖的主。敬主独一,信来世,信使者穆罕默德带来的经典或许最
终促使新闻自由与公正的实行。
凡是涉及到伊斯兰媒体伦理的执行问题的讨论会上,都把它作为讨论的焦点。因为
所有这些成就都必须具体到一个可行的信息体系中。而这方面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
信息资源的可选性问题。穆斯林媒体的信息来自四个国际通讯社:美联社、合众国
际社、法新社和路透社。1986年的一项调查表明,大多数阿拉伯语、英语、波斯语
和乌尔都语的穆斯林报纸的新闻,有80%来自以上四大通讯社。驻扎在穆斯林国家
的国外新闻机构中有七成来自西方,来自其他穆斯林国家的新闻机构几乎不足5%。
西方通讯社在穆斯林国家的强大势力无法使这些信息资源符合伊斯兰标准。除非
穆斯林媒体能在信息资源的竞争中占据主导,并且积极地迎合被忽视的社会阶层如
青年穆斯林、女性、儿童和农村人口,否则它只令很少的人受益而无法影响穆斯林
大众,而建立伊斯兰伦理准则的意愿也只是纸上谈兵罢了。
通常,人们假设一旦新闻业采纳了某种伦理准则,必然导致大量麻烦。而且不幸的
是,这些麻烦并不简单。在高尚的话语与龌龊的话语之间总是有隔阂。围绕某行贿
的政客写一篇精彩的报道并不符合伦理,这是人人都赞同的,但有人这么干了。抄
袭在任何地方都是罪过,可是有人这么干了。相似的,窃听被公认是可耻的行为,
是无理的侵犯人身隐私的行为。但是,打个比方,在一次政治性会餐时,某高级政
府官员在和朋友私下聊天,附近有位记者也在聆听他们的谈话,但是没有被官员察
觉。官员说总统"快要疯了",又继续说他的"老板"有一些非常怪异的举动。你会不
会报道这个事件即使你是通过窃听的手段获取的呢?让我们再看另一个有关的特例
:报道中不该含有个人情感在内。可是,比如你的编辑要求你采访一位政治领袖,
而此人的所有政策(例如种族主义、屠杀政策等等)都是你极端憎恶的,你是告诉
编辑拒绝采访或是接受采访,并以揭露该领袖法西斯倾向为明确目的?
以上例子需要记者以自己根本的忠诚来妥协。人到底该以什么为第一忠诚的对象呢
,大众还是职业或者国家,再或是忠诚于拯救个人生命,拯救他人生命,人文价值
亦或仅仅是为了真相?只有第一忠诚的对象确立,下决心的过程才能开始。
结论
增强穆斯林新闻工作者"敬主独一"的信念需要持久而严肃的努力。这将坚定他们的
道德观念,使其能够抵抗各种诱惑及压力。因此职业伦理与新闻自由原则并不冲突
。相反的,它支持记者及其他人行使自由,帮助他们自觉地履行责任,清楚自己行
为的目的。
总言之,建立媒体伦理的伊斯兰框架当遵从伊斯兰的信念--信唯一的主,信来世、
使者、社会责任感、穆斯林皆兄弟、扬善弃恶和敬主畏主。实现一个实用的伦理准
则尚有困难:一来缺少以身作则的穆斯林新闻工作者;二来缺少媒体伦理准则的职
业培训;三来缺少穆斯林政府的支持,即便其中有些政府已就伊斯兰的宗旨进行过
讨论。不过,该准则已经帮助说明了许多问题,如使新闻工作者警醒自己的责任,
全面准确地收集报道新闻,使新闻业保持对政府和其他势力的警觉,避免他们篡夺
媒体的自主权。在最坏的情况下,这些准则也能够帮助普通记者在工作中独立地作
出决断。
需要强调的是不应由穆斯林政府(区别于伊斯兰教政府)或者穆斯林联合政府团体
主持伦理准则的建立。这项工作当由穆斯林媒体人员独立完成。然而遗憾的是穆斯
林新闻工作者、报纸杂志之间非常缺乏思想、经验及意见的交流,导致本就匮乏的
人力与物质资源消耗在重复的事务中。因此应吸引各国的穆斯林媒体从业者组成一
个核心组织,使其成为媒体的理论基地。这个组织当与那些在其他研究领域致力于
建立伊斯兰框架的学者合作,以保证大众传播过程中的每一细节都能贯彻伊斯兰的
宗旨。Siddiqi主张应建立一个"伊斯兰大众媒体研究与培训机构"。除了培训记者
之外,该机构还可执行许多重要任务 :(1)为穆斯林新闻工作者寻求世界范围或
局部范围内的合作提供参考。(2)根据现有文献为穆斯林世界的媒体提供详尽的
参考资料。(3)编纂介绍大众传播历史、方法论、目前的审查程序步骤等基本概
念的书籍。(4)发表有关穆斯林媒体和新闻工作者面临的问题的专述,涉及编辑
的工作、流通、分配、广告及新兴传播技术的使用效果。 虽然准则制定的行为规
范为众人共同期盼与渴望的,但是依然有些"灰色"领域是有理性的正直的人们所反
对的。这导致每天记者对为这种事情争论不休。假使争论发生了,充当解决争端的
重要角色则是伊斯兰教教法法庭。古兰经说:
如果你们为一件事而争执,你们使那件事归真主和使者(4:59)


注释
  见Belsey,Andrew和Ruth Chadwick,Ethical issues in journalism and
media,London/New York:Routledge,1992:8,p.179
  见Cooper,Thomas W,"Communication ethics and global change",NY:
Longman,1989,p.6
  见 Media ethics in Islam,an unpublished paper of Ahmadullah Siddiqi,
1991
  同上,p7
  Belsey 和 Chadwick,op.cit,1992:8
  见McBride,Sean et al.(eds.),Many-Voices,One World,1980,p243
  同上,p244
  同上,p242
  同上,p243
  见Mughees-udin,"Islamic concept of mass communication",Journal of
Research(Humanities),1980,15(2),pp.89-96,Lahore(Pakistan),University
of Pnujab.
  见Siddiqi,D_N,"Mass media analysis:Formulating an Islamic
perspective",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Social Sciences,1991,8(3),pp.
473-99
  Siddiqi,A.,1993,op.cit
  See Schleifer,S.Abdullah,"Islam and information:Need,feasibility and
limitations of an independent Islamic news agency",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Social Sciences,1991,8(3),pp.473-99.
  例如,Hamid Mawlana,Communication,Ethics,and the Islamic Tradition",in
Thomas W.Cooper, "Communication ethics and global change",White
Plains,New Yorkongman,1989,137-146;Dilnawaz Siddiqi, "Mass media
analysis:Formulating an Islamic perspective",论文发表在穆斯林社会学者协
会会议(the Conference of the Association of Muslim Social Scientists)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Brockport,Rochester,1989;Al-Seini,S.
(9/1986),"An Islamic concept of news",American Journal of Social
Science,3(2),pp.277;S.Abdullah Schleifer, ,"Islam and information:Need,
feasibility and limitations of an independent Islamic news agency",
American,Journal of Islamic Social Sciences,1986,3(10):109-124 and
Mughees-uddin, "Islamic concept of mass communication", Journal of
Research(Humanities),1980, Pnujab.,University Lahore(Pakistan)
  Cooper,op.cit.,p.269.
  Aasi,G.H.,Muslim understanding of other religions,1986,vol.VI,
Dissertation,Temple University.
  Mawlana,Hamid,The New global order and cultural ecology,MediaCulture
and Society,15,1993:18-19,London:sage,pp.9-27
  See Pasha,Syed H.,"Towards a cultural theory of policical ideology and
mass media in the Muslim world",Media,Culture and Society,15,1993:63,
London:sage,pp.61-79.
  Mawlana,op.cit.,p.18.
  Al-Faruqi,I,R,(1982:10)."Tawheed:Its implications for thought and
life",Herndon WA:IIIT
  Siddiqi,op.cit
  Mughees-uddin has also been cited by Siddiqi,A.,"Muslim media:
Present status and future directions",Gazelte,1991,47:19-31.
  如果某些不利于我们的证据被销毁或隐藏起来,对我们来说实质上是非常有利的
,但我们必须抵御这个诱惑。隐藏物证会严重影响我们的道德与精神,因为它玷污
了心灵这一高尚生活的来源。心灵也是我们个人隐私的所在地。我们被告知,尽管
罪恶无法被看到或被觉察,但它能够到达我们多数隐私所在。更为严重的是,心灵
也是友爱的所在地,欺诈行为会玷污我们的全部友爱。
  正义归于安拉,即便正义会伤害我们的利益(当我们持有它们的时候)或者与我
们亲近的人的利益,坚持正义才将是对安拉的证明。伊斯兰教的正义高于罗马法或
任何其他人类法律所规定的正义。它甚至比古希腊哲学家脑中精明的正义还要深刻
得多。它触及到我们活动中最深层的动机,因为我们所有的活动都逃不出安拉的眼
睛,安拉是无所不知的。
  有些人可能偏向富人,期盼能沾富人的光;另一些人或许偏向穷人,他们基本上
是无助的。其实偏向哪一方都是错的。保持公正当不惧怕亦不偏爱。不论贵贱,他
们与他们的合法利益都在安拉的保护之下,但是他们不能指望获得他者的偏爱。安
拉比任何人更能保护他们的利益。
  KamaliMohammad H."Freedom of expression in Islam:An analysis of
Fitnah",The American Journal of Social Science.1993:180-181,10(2),
pp178-200.
  同上,p.181
  通商,p.197
  Siddiqi,op.cit.
  Hmaid Mawlana, op.cit.
  Schleifer,op.cit.,and Mughees,op.cit
  Siddiqi,A.,op.cit.
  见 Pasha,Sued H.,"Towards a cultural theory of political ideology
and mass media in the Muslim world",Media Culture and Society,1993,15,
London:Sage,pp61-79.
  Pasha,op.cit.,pp.75-76.
  Beg,Khalid,"The news protocol-towards an Islamic framework",Impact
International,December,1993:38,London,pp.37-38.
  Siddiqi,op.cit.,p.12.
  Pasha,op.cit.,pp.75-76.
  Siddiqi,A.,op.cit.
  Pasha,op.cit.
  Pasha,p.cit.
  Siddiqi,A.,op.cit.
  见Professional Ethics in Mass Communication by Bogdon Osolnik,CIC
document no.90 bis.
  Siddiqi,A.,op.cit
  Siddiqi,A.,op.cit.,pp.15-16.



http://www.newsmth.net/pc/pccon.php?id=281&nid=12597
 楼主| 发表于 2019-3-7 21:24:29 | 显示全部楼层

传播与传播学研究:历史与展望

【案例】

传播与传播学研究:历史与展望


微信图片_20190307211827.jpg
Larry Gross 在中国新闻史学会2018学术年会上作主题发言

一、讲故事的动物

人类是由叙事构成的物种,我们是讲故事的动物。我们以故事、借口、神话、做与不做的理由等诸如此类的叙述方式构筑了人类的经验与记忆。叙述构成的文化,是人类真正的本性,而非仅是生物基质的叠影。人类的独特性并不在于我们是社会性动物。在数百种物种中,社会性早已先于人类产生。社会性存在塑造了人性,而非人性塑造了社会性存在。人类之所以独特,在于文化。我们是创造意义的动物,并以此实现进化,那些被我们讲述的故事,则是我们跨越时空创造、保存和分享意义的主要方式。

与动物受限于周边环境不同,人类总是渴望探寻超越于自身物理空间之外的想象和思想,甚至被它们左右。我们为了无法触碰的抽象理念去牺牲,受难,战斗,甚至死亡或杀戮。W. I. Thomas有一句著名的话,“如果人类将某些事定义为真实,那这些事将具有真实的效力”。所有人类社会都以故事为载体,回答关于存在的本质性问题。我们把故事讲给年轻人,并重复那些被成年人视为社会基本信仰的内容,从而使世世代代成为文化的一部分——即完成所谓社会化的进程。这些故事体现了每个社会关于某些问题的独到理解:已知世界是如何形成的、世界上存在什么、什么原则支配着行为者和世界要素之间的关系、哪些规则指导着我们的行动选择、以及遵守或违反规则的行为后果。

在许多绵延的文化中,关于这些问答的故事都被精心安排,并辅之以精巧的形式与内容。古往今来,艺术同宗教紧密相连,并一同充当着承载和传达关于事物本质和道德秩序的基本信仰的角色。从非信徒视角来看,宗教表达的是关于世界上(或宇宙)存在什么、如何形成、如何关联、何为重要、何为正确的一整套信仰。在除了现代社会之外的大多数文化时期,我们将表达、保存和传播这些普遍持有的信仰和价值观念的各种象征方式称为艺术。这些信念通过经常被讲述的故事(非信徒可以称之为神话)和谚语来传递;或以绘画、雕像和其他视觉形式被描绘;亦通过舞蹈、歌唱和吟诵得到演绎;它们贯穿于教堂、寺庙、纪念碑、陵墓、宫殿以及公共广场的建筑设计中;甚至表现在狂欢节荒诞反讽式的角色中。所有这些,甚至更多,都是人类表达世界如何运作以及我们应该如何自处的手段。

二、工业文化

在大部分的人类史中,人们观看、聆听、传唱由所属群体的成员创造的故事。而凝聚在这些故事中的强大的文化力量也以符合这个群体利益的方式被创作和利用,当然,成员的利益并非总是相同——源于阶级和地位的分歧始终存在。书写代码和记谱系统的发明扩展了人类记忆和通讯的时空格局,并且创造了那些掌握书写代码并且能够探寻人类知识宝藏的精英阶层。但是刻字和抄写手稿仍是罕见的,因而这些传播技术的发明和使用仅有限地挑战了专为集权者工作的专家对知识的垄断。

工业化始于印刷技术,其中印刷书籍是最早的工业产品。印刷技术的诞生不仅打破了那些集权主义精英的知识垄断,也扩大了传播者超越他们直接社区的影响范围。在欧洲,印刷技术使新的发现、理论和论据得以迅速扩散,因而促进了新教改革和实验科学的兴起。它开启了现代公众时代,即一群彼此未曾谋面、但共享某些意识的人们的松散聚集。印刷技术使出版成为可能,出版又为公众带来了人类社会从未体验过的多元信息和观点的汇聚。在过去五百年里,改变社会观念的政治与社会理论的爆炸式发展正是由印刷文字点燃的。

然而,印刷技术只是工业化的第一阶段。后来的发展,特别是19世纪大规模生产销售的萌发为人类文化史带来始料未及的根本性变化。在平静的前工业化时代,基本必需品和特权待遇都是由同一批劳动者生产,时间、劳作和享乐的分配则由稳定的社会角色和保守的社会制度来决定(“新”被视作可疑,而“传统”受到拥戴),而集体自身的创造性资源及其意义体系在很大程度上支配着文化乐趣的供给。

物种在进化过程中无法对自然环境中不存在的敌人或危险生成防御机制。一位生理学家曾做过这样的假设:如果糖精是一种天然物质,动物就会进化出不同的味觉偏好。但事与愿违——在一项实验中,让一只老鼠在糖水和更甜但毫无营养的糖精溶液之间选择,这只老鼠将因为选择糖精而导致营养不良并最终死亡。同样,过去几个世纪的人类社会史也充分证明,面对“有毒物质”的诱惑,人类的文化防御系统尚未进化形成。许多原住民社会就屈服于那些“乐于助人”的欧洲人所提供的威士忌的致命诱惑。

西方文化以及后来的全球经验再次证明,从19世纪末至20世纪,人类在面对以图像和音响技术为载体的工业化娱乐洪流时,几乎没有抵抗力。正如我们此前提及的,在人类史的大部分时间里,人们所接触的故事、歌曲和图像都是由他们所属社区的成员创造的,传者与受者共处一个基本生活环境。然而,在工业时代,我们发现自己不断面临那些与我们毫无共同之处的人们所生产的文化产品的诱惑,但他们的生产销售行为并不以我们的福祉为归因。在以广告为基础的大众媒体和文化工业时代,我们不断受到娱乐内容的诱惑,正是因为在特定环境中,我们成为了某些人行销商品的猎物。

在前工业化社会的平静生活里,人们所消费的文化几乎全部来源于人们自身的创造,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现在人类每天24小时面对众多声像频道上无尽的竞争性选择。记住:这些无穷无尽的图像、歌曲或故事等“好东西”的供应,并非源于我们的真实诉求,而是因为在某些地方某些人出于商业动机想诱使我们购买产品,或吸引我们的注意力,以便将我们作为“受众商品”售卖给其它商业利益体。

当今的全球经济根本上受资本主义逻辑支配,即坚持利润的持续增长。这有赖于不断生产、分配和消费产品,无论是物质的抑或是日益信息化和数字化的产品。工业国家的市场经济所依仗的持续的、符合信托要求的增长,依赖于数百万消费者愿意持续购买他们不需要的东西,扔掉他们已拥有的可用的东西。一个社会,倘若不具备不断增长的消费体量,并承担随之而来的必然有损环境的废品产出,将在全球经济格局中难以立足。

19世纪末20世纪初,随着工业资本主义呈指数级增长,广告作为刺激并形塑需求的必要机制应运而生,成为商品资本主义生态中的重要构成部分。一个多世纪以来的经验证明,在一个依赖无止境消费的经济体中,卖家仅仅根据需求来确定他们要出售产品的数量或样式是远远不够的。他们必须对需求加以管理,以便消费者在下一季时装、产品和潮流到来之时,能够顺应地感受到并表达出与供给侧相匹配的需求。当生产供应链横跨大洋时,运用社会工程式的需求管理以达到需求匹配供应的要求变得更迫切了。

广告收入是19至20世纪形成的出版帝国赖以建立的基础。在广播和电视成为最新的统治性传播技术之后,在美国(尽管不是在大多数其他国家)也完全以商业化模式运作。报纸和杂志能够以非常低的价格提供给读者,是因为广告商支付了大部分成本并提供了大部分利润。在美国,广播和电视都是“免费”的,因为它们获得了对所有商品征收私有税的权力,即不管消费者看不看,广告费用都会转嫁给消费者。大众文化是一个大产业,它所销售的产品就是它的受众,而它的销售所面向的客户就是商业或政治赞助商,这些赞助商希望把自己的产品兜售给同一批受众,因而向广播电视公司“租借”受众注意力。

随着数字革命的到来,数字技术把以前被称为受众的人们以参与者的身份吸纳进社交媒体不断扩大的嘈杂声中。当公民通过社交媒体成为传播者时,他们并没有摆脱商业信息获得独立性;相反,他们参与的这场无休止的喧嚣,帮助营销者以更为精确的数据定位锁定猎物。

印刷技术曾经是一种自由的技术,它允许那些没有公权力的人进入公共辩论,进而影响社会斗争的进程。当然,报刊所诱发的舆论力量总是引起当权者的注意甚至是愤怒。正如过去几个世纪中的每一场社会运动都把报刊当作武器一样,每一场社会运动不仅要与审查制度作斗争,往往还要同那些它们所反对的派别所执掌的审查制度作斗争。同样,社交媒体时代的新数字技术也是把双刃剑。它们能够使“联系”“组织”和“宣传”达到前所未有的速度和广度,但也将使得“监控”实现前所未有的普及与渗透。此外,正当我们每天都从新闻头条中获取信息,社交媒体也为国家实体和边缘派系提供了输出虚假信息和实现操控破坏的新的绝妙机会。

即使触达全球的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已经使多样化发声成为现实,工业化的大众媒体仍然执掌着全球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公众群体的其他信息和图像来源。它们时时向全球大多数人言说。不管我们喜不喜欢,世界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有机体,它的神经系统是电信网络。现代工业社会已变得更加一体化和同质化,很少有社区或个人能依然孤立于他们社会的媒体主流,或是发达国家的媒体主流。我们对世界的认知主要来源于这个电子神经系统,大众媒体把以往生活在不同世界中的观众聚集在一起,成为无数组成国家和国际社会的团体的共同基石。在过去从未发生过的是,所有阶层、群体和年龄段的人们高度地共享文化饮宴,而这样的文化安排同他们的原创鲜有关联。今天,我们仍然在期盼“世界信息和通信新秩序”的到来,但全球传播秩序在很大程度上仍由少数强权操控。

如果19世纪见证了通过报刊和书籍而得以传播并繁荣的各式各样对立的观点,那么20世纪的特点是通过电子媒介,特别是电视,实现更加集中化的信息生产与传播。与报刊不同,观看电视不需要读写能力;与电影不同,电视总在播放;与广播不同,电视既能显示又能讲述;与剧院和音乐会都不同,电视不需要人的物理移动,而是直接进入我们的家庭。当然,今天视频通过手机、平板电脑和笔记本电脑被我们随身携带。从摇篮到坟墓,它几乎在人的一生中不间断地在场。看电视不仅优先于阅读,还扼杀了阅读习惯。麦克卢汉为人所熟知的“地球村”的说法既有洞察力也有欺骗性:他准确地指出媒体所带来的信息同质化和共享化,但是他错误地将收听、收看到的信息的二次分享等同于只有真正的社群才会拥有的彼此间的相互交流和对等规约。

三、文化环境运动

传播实践研究是人类学术研究中最古老的传统之一。在西方,古希腊古典修辞学所包含的说服理论是教育的基石,几个世纪以来一直是西方教育的核心。其他伟大文明,如印度和中国,也发展了本土的说服实践理念,并阐发了其与社会秩序的特定关系。

在20世纪,报纸、电影、广播、电视等大众传媒的到来激发了学术的快速发展,以应对这些新型传播技术所承载的潜力和威胁。按照柏拉图敌视蓄意误导他理想中的共和国公民的那些“故事讲述者”的传统,权力阶级也想知道如何看待这些新技术力量。难道它们只是鼓动下层阶级(儿童、妇女、穷人)并使这些被统治者误以为他们可以像统治者一样行事的颠覆现存秩序的力量?或者,它们能够被驯服且被利用来维护现状?正如传播学者在过去的一个世纪所发现的,这两种看法可能都是对的。通过更好地理解信息生产、接收及其功效,甚至可以更有效地实现这两个目标。

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中,大众传播研究的宗旨在于,通过更好地理解加工、生产、传播信息的过程,实现左右人们行动的效果(采取某类行动,如购买产品、支持某位候选人,或是减少某类行动,如少吸烟、少喝酒、别投票给其他候选人)。主流传播研究将信息视为针对特定群体或个人的目标导弹,用以增加或减少特定行动的可能性。数字时代的新媒体生态非但没有改变这一基本现实,还明显增强了信息创造者的力量,使他们能够根据个体接收者的利益和弱点订制信息,并提高命中目标的能力。

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我与我的同事乔治·格伯纳(George Gerbner),连同后来从学生变为合作者的迈克尔·摩根(Michael Morgan)、南希·西诺里利(Nancy Signorielli)以及詹姆斯·沙纳汉(James Shanahan),开始了一个长期的、多维度的研究项目。该项目着眼于电视连续剧的内容及其在塑造态度、信仰和价值观方面的作用。我们用“培养”(cultivation)这一概念来归纳媒体作为教育者和娱乐者、言说者和表达者的作用,以此避免大多数媒体效果研究中固有的假设,即将媒体效果预设为变化,而忽略其强化现存态度和信仰的过程与结果。这些研究成果被统称为培养理论和培养分析,被广为人知。尽管仍有争议,但人们普遍认为,它们至少提供了关于大众媒体社会角色的部分阐释。

我们的论点是,媒体应该被看作是一个自我延续的生态系统的有机部分。也就是说,尽管特定的媒体宣传活动,无论是政治的还是商业的,都意在推动和拉动什么,但根本性效果是维护现状。在美国,以广告为根基的商业文化历史悠久,现已广泛散布到世界各地。而贯穿于媒体、文本和终端并变得无处不在的潜在信息是,消费产品、消遣政治人物和娱乐明星是解决生活问题的方法。在我们看来,传播学者的责任不仅在于为说服者提供更好的工具——在某些情况下,比如公共卫生领域,说服可能是至关重要的。但是,我们仍有责任去揭示并教育我们的学生和同胞,让他们了解那些说服者的根本目标和方法。

显而易见,国家在支配我们的事务进程、制定我们的生活规范等方面起着关键作用。但在现代世界,私人公司支配着比大多数主权政府都要大的权力。Global Justice Now最近的一项研究报告显示,在2017年,全球前百位的经济实体中,69家是公司,而非政府。包括沃尔玛、丰田和壳牌以及几家中国企业在内的前10大企业去年累计收入超过3万亿美元。沃尔玛、苹果和壳牌2017年的新增财富比俄罗斯、比利时和瑞典都要多。

无论主权国家的政策和决策本身有什么局限和偏见,它们都受到更多价值与诉求的规约,而这些规约却难以左右上市企业。上市企业的首要任务,就是最大化股东利润并实现持续增长。不遵守这些要求的公司高管,在大多数情况下会被撤职或取代(我知道——但完全没有资格描述——在中国和其他一些国家,有更加复杂的现实。在这些国家,国家-资本关系未必遵循美国模式。在美国,企业界发号施令,政客遵循执行)。

我希望大家知道,工业生产所取得的无可比拟的成功已把我们的物质环境推向了灾难的边缘。媒体在创造和维护全球经济中扮演核心角色,因此应当为我们所面临的这场正在发生的灾难负主要责任。我们不仅需要了解并改善物质环境,还应铭记文化环境的属性以及这一概念的重要性,它理当成为具有伦理性和公益精神的传播研究的基石。

近几十年来,环境运动在规模和影响力上逐渐壮大。尽管我们仍然面临非常严重的环境危机,但大多数公民都了解该运动的基本呼吁,即我们生活在一个被工业破坏、污染并持续恶化的物理环境中——经济学家称之为负外部性。一旦人们知晓了这一事实,调动公众情绪以求采取控制,减轻甚至停止破坏环境的行动将不那么困难。但是,这个事实是“人们不愿面对的真相”,它常常在默许中被忽视。这恰恰表明,直面“人们不愿面对的真相”是多么重要,它才是变革的开端。

可以说,平行于我们的物理环境,文化或符号的环境是我们生活着的另一个空间。正如物质环境的受损是工业生产的附带品一样,文化环境的污染源于我们长期沉浸其中的商业驱动和商业创造的媒体环境。

重点不在于关注媒体批评的通常目标——性和暴力, 抑或是幻想审查制度——一种最终总是强化强者的武器——会成为解决方案。相反,我们必须通过智识和学术的武器来揭露公司媒体的运作逻辑。这是我们作为教育者必须培植的媒介素养的核心。我们需要像广告动员消费者一样,有效地动员我们的公民。

这不是一项容易应付的挑战,也很难设想这项倡议被主流教育机构明确采纳。毕竟,它们的存在是为了帮助下一代人融入、而不是挑战现存秩序。但是,对于道德和智识上有担当的学者和教师来说,尤其是对于我们这些以传播研究为业的人来说,这是必要的、不可推卸的责任。如果我们要真正理解并回应我们全球文化环境的沉沦,如果我们要履行学者和教育者的基本责任,去面对、揭示和教授那些“人们不愿面对的真相”将是如此时不我待。

本文系简写版,参考文献从略,原文刊载于《国际新闻界》2019年第1期。
作者Larry Gross系美国南加州大学安纳伯格传播与新闻学院教授;洪宇(译),浙江大学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百人计划研究员、博士生导师;赵欣瑞(译),浙江大学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硕士研究生。



编辑:陈茗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实名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掌上论坛|小黑屋|传媒教育网 ( 蜀ICP备13012090号

Copyright 2013 小马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6-2022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